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斗罗大陆血瞳罗刹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咬

第一百三十二章 咬

把小金猊丢给朱竹清后,俞稚便独自走出了食堂,借着月光,他一路穿行,很快来到森林外围,正巧看到比比东冷着脸离去的背影,他心中一动,正要跟上,却又听到动静,回头才发现玉小刚也脚步匆忙地走了出来。

俞稚愣了愣,赶紧遮蔽身形,同时意识到柳二龙那边出了岔子。

比比东走远了,玉小刚也去了相反的方向,俞稚记得那个方向应该是史莱克的大门。

他犹豫了下,从林间走出,朝玉小刚的背影走近三步,又停下来,又走出一步。

接着他在原地矗立许久,杀心六起,但最终都压了下去。

他觉得还不是时候。

俞稚渐渐收敛了杀意,转身朝着比比东离去的方向走去。

武魂殿一行人的住处被安排在独立的小楼中,这边非常幽静,很少会有学生涉足,俞稚踩着台阶,脚步极轻,却还是有声音在楼道回响。

俞稚来到比比东房间的门前,有些意外老师竟然没察觉到自己。

他一时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叹息一声,轻轻扣响屋门,片刻犹豫过后,索性不等回应,直接将门推开,颤巍巍地走了进去。

“稚儿?”比比东有些意外,她理了理微乱的发梢,走到桌前倒了杯水,尽力让自己显得自然。

她在桌边坐下,翘起一条长腿,轻饮了一口温热的花茶,抬眸道:“不是和同学聚会去了?”

俞稚将门轻轻掩上,道:“想老师了,过来看看。”

说着,他来到圆桌的另一边,给比比东将花茶添上,同时也给自己倒了一杯。

方才走在楼梯时,俞稚的腿还会因紧张而颤抖,可现在真的进了屋,他反而平静下来。

轻抿一口花茶,淡淡清香充斥口腔,盖过几分酒气,也压下些许醉意。

屋内没有点灯,只有天上皎皎的月,透进些许薄薄的光,屋内便洒满一半清寒,恰巧以圆桌为界,划上一道浅浅的线,两人便像被分割在光与暗的两个世界。

他坐在月下,她隔在阴影。

俞稚的眼睛本来就不好,这下更看不清比比东的脸了。

比比东注意到俞稚的异样,不由问道:“你的左眼怎么了?”

俞稚摸了摸左眼,笑道:“没什么,看不清东西而已。”

比比东有些担忧道:“是写轮眼的副作用?我还没细问你,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俞稚简洁的解释了一遍,比比东默默听完,脸色愈发寒冷。

“等这次回了武魂殿,掘地三尺,我也要把那个人找出来。”比比东冷冷道。

俞稚也想快些揪出那个宇智波族人,但此时此刻,他并不愿去想这些。

两人沉默了一会儿,比比东开口道:“水火龙王的事……你是怎么想的?”

俞稚抬眸看了她一眼,阴影中她的表情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但他知道,比比东是对柳二龙不满。

俞稚深吸口气,缓缓道:“老师,您和大师还有柳副院长的事,我都知道。”

比比东的身子僵了一下,却不算如何意外,当年这件事传的沸沸扬扬,以俞稚在武魂殿的地位,想打听这些自然容易。

“陈年旧事罢了。”比比东不动声色道:“只是老师不明白,你既然知道,为什么从来没有提起过他就在史莱克任教?”

俞稚看着杯中的水,道:“因为我不想让老师知道。”

“……”

比比东也低头看着杯子,一时无言。

沉默了很久,比比东忽然抬眸道:“稚儿,你喜欢我?”

俞稚一愣,他呆呆的抬起头,没料到比比东会有此一问,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只好点了点头。

出乎意料的是,比比东并没有为此感到难堪,她温柔的笑了笑,声音中带着些开导的意味,道:“你不用觉得尴尬,男人对貌美女子的爱慕是常事,况且你十六岁了,年轻气盛,正到了对女性感兴趣的时候,会出现这种想法也正常,等再过些年,你就会发现你现在的感情其实不是爱慕,更多还是因为对异性的好奇……”

俞稚明白了比比东的意思,却是不敢苟同。

刚来到这个世界时,俞稚的身体虽然只是一个婴儿,但心理上却是和比比东差不了多少,严格来讲的话,两人甚至可以算是同龄人,比比东将他的感情当成是少年初觉醒的冲动,可俞稚自己却明白,并非如此。

他抬起头,看向阴影中的比比东,借着一丝酒气带来的胆子,很认真的笑道:“老师,我喜欢你。”

比比东的笑容僵住了,她以前从未发现,自己怎么这般愚笨?她岂会分不清喜欢与冲动的差别?明明自己在罗刹秘境构想了无数种劝慰的方式,偏偏话到嘴边,选择了一种连她自己都认为最下乘的说法。

自己避重就轻,逃避正面的回应,又岂能说服稚儿呢?

为什么我不敢正面回应他呢……难道在感情上,我也是个懦弱的人吗?

比比东忽然发现,她好像有些认不清自己的心了。

“老师……你还喜欢他吗?”俞稚忽然问道。

比比东知道他说的是谁,这个名字一出现在她脑海,刚刚的那幕便自然而然的浮现出来,她心中再次泛起苦涩,有些不悦道:“稚儿,老师不想谈论这个。”

俞稚却有些强硬道:“我想知道答案。”

比比东看着自己的徒儿,因他的强硬而感到些许惊讶,但她很快便皱眉道:“这个答案没有意义,我是你的老师,这你明白吗?”

“老师和学生就不能在一起吗?”

“当然不能!”比比东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寒意更重,她一拍桌子,直接起身呵斥。

“既然如此……”俞稚一咬牙,同样起身道:“那五年前鲸胶那次,老师为什么要那么做?!”

“鲸胶……”比比东忽然僵住,那是她一时冲动,做下的一桩糊涂事。

“你……什么时候知晓的?”比比东的声音弱了许多,举止也有些不自然。

俞稚努了努嘴,道:“反正我已经知晓了……”

比比东叹息一声,道:“那是老师一时糊涂……”

声音越来越弱,她轻咬着唇,觉得自己没脸再说什么。

稚儿会不会从一开始就知道?所以看我的眼光才会异样……如果那天我没有那样做,他是不是就不会意识到我和他之间的男女差别,更不会对我产生异样的感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