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大秦五百年 > 第74章 任嚣和赵佗

第74章 任嚣和赵佗

周殷道:“若上将军不继楚王位,楚国无君主,楚国人心不稳!”

项伯道:“暴秦谋害楚王,人神共愤。只有上将军继位,方能让楚国报仇雪恨!”

项庄道:“还请上将军节哀,挑起重担,继位楚王!”

随后,又陆续再有多人发言劝进。

在陈平看来,这一切都是事先准备好的,现在只不过是走过场,他更清醒认识到,项羽善于统兵作战,却不是做一国之君的料,由这样的人作为楚王,楚国前景不乐观。

项羽除掉楚怀王并嫁祸给秦国,陈平对这种做法并没有反感之心,只是项羽实在不是好主公。

在大殿门外,有一批执戟士在站岗守卫着,那为首之人,正是执戟郎中韩信。

他虽无法亲眼目睹大殿内情况,凭借众人的声音,能够大概想像得出来里面发生什么事。

就算项羽是楚王又如何?他韩信照样被项羽所看不起,照样得不到提拔重用。

大殿内,众人发言过后,项羽朗声道:“我项羽何德何能,岂能窃据楚王位,还请另选贤能继位,项羽必誓死效忠!”

话音刚落,范增道:“普天之下,只有上将军最适合继位,还请上将军为楚国着想,挑起重担。”

项伯道:“还请上将军切莫推辞,继位楚王,为先王报仇,造福大楚百姓。”

项庄道:“上将军继位,众望所归,楚国之臣必忠心辅佐。”

臣子们又再纷纷发言。

心中贼喜贼喜的项羽,看着发言的众人。

要不是亚父指点他一定要先推辞两次,在众人的第一次劝进时,他就已经迫不及待接受了。

众人发言完毕后,项羽大声道:“我项羽乃楚国臣子,实在不该据楚王之位。”

他先停顿一下,环顾现场一遍,再话锋一转道:“然楚国不可一日无君,承蒙诸位厚爱,我愿担负起重任,暂居楚王位。日后若能找到王室血脉,我定毫不犹豫,让回楚王位。”

所说的这些话,同样是范增事先教他的。

项羽话音刚落,范增首先跪下,行君臣之礼。

“拜见我王!”

现场的臣子们纷纷跪下。

项羽迈步向前,登上台阶,在楚王席位上跪坐下。

此时此刻,项羽意气风发,心中是前所未有的兴奋。

他望着台阶下跪拜的群臣,仿佛看到了他视若掌中之物的楚国万里河山,还有唯他马首是瞻各诸侯国。

随后,项羽宣布,封范增为丞相,封虞妙弋(虞姬名为妙弋)为王后。

继位楚王,需要按照礼制,举行登基大典。

根据范增的提议,如此重大的事情,需得昭告天下。

项羽分别向五国派出使者,说明秦国毒杀楚怀王一事,邀请诸王前来参加新楚王登基大典。

他要把登基大典举办得十分隆重。

——————————

楚、齐边境。

刘邦和田假的军队暂时驻扎在这里。

刘邦和田假,在帅帐中喝酒吃肉。

田假道:“沛公,赶走田荣,就仰仗你了。”

刘邦呵呵一笑道:“相助齐王,也是为了我自己,我还靠着那四成土地来称王建国!”

田假看出来,刘邦是为了这巨大利益才帮自己,甭管怎么样,双方有共同目标,才携手合作,各取所需。

田荣没有预感到危险来临,在边境的军队防备并不严。

按照张良之计,刘邦先派出一小队人员,化装成平民,潜入都城临淄。

然后,由他率大军突袭齐国,由田假带路,直扑临淄。

很快,两人都得知楚怀王驾崩,项羽继位楚王一事。

还有更重要事情要做,刘邦根本脱不开身,派陆贾代他去参加登基大典。

田假派出相国田角参加。

——————————

阳春三月,咸阳郊外,造纸试验的大宅子。

子婴和尉缭再次来到这里,了解最新情况。

廖磊道:“大王,经过多次尝试,造出来的纸好了许多。”

两人来到庭院,拿起晾晒好的成品纸张。

这属于黄麻纸,纸张略黄,表面比较粗糙。

子婴轻轻撕了一下,纸张的坚韧度比上次好了不少,但还是没有达到用于书写的要求。

他鼓励道:“不错,比上次有进步,还需继续努力,还需再改善纸张质量!”

子婴巴不得立即有合格的纸张出现,但这不能心急,就算有他进行技术理论指导,任何发明创造都要遵循客观规律,还需经过反复试验,最终才能把制作流程固定下来。

出于保密要求,在这里的工人们,一直都从未离开宅子。

工人们待遇不错,每天的伙食也过得去,安安心心在这里工作。

子婴和尉缭返回咸阳宫,谈论起国事。

在这段时间,子婴注意了解天下大事。

韩国恢复原本的文字、度量衡、货币,这在预料之中,估计其他各国也会这样做。

张良在韩国实行商君之法,这是子婴和尉缭都事先未预料到。

子婴道:“韩国实行变法,惊天动地啊!”

尉缭道:“这个张良,还真是人才,把立功封爵的标准降低,日后的韩军士卒,或许会像大秦将士勇猛无比。韩国虽小,若变法能贯彻推行下去,必有成效,以后秦军东出,会造成不小麻烦。”

子婴道:“发明纸张,仅仅是刚刚开始。我还会发明出更厉害的武器,任何军队,也休想阻挡一统天下的步伐。不过,我们还得尽量争取,以最小代价获取胜利,不知丞相有何高见?”

尉缭真不知这个年轻的国君,脑袋还能想象出什么新奇之物来。

要真能发明出厉害武器,配备给军队使用,那再好不过。

尉缭捋捋胡子,说道:“根据情报,韩国大权被张良掌控,韩王成必定不满;张良实行商君之法,势必会得罪原本贵族。我们可在这方面做文章,给张良制造麻烦。韩国变法才刚开始,咱们先静观其变,先了解更多情况,再做计较。”

“高见!高见啊!”

子婴竖起大拇指夸赞。

尉缭再道:“七年前,始皇帝征调数十万大军,命任嚣、赵佗南征百越,这两人忠心应当没问题,可派人与之联络,日后或许能派上用场。”

尉缭又还说,前往岭南要经过楚国之地,道路已经被阻隔,真要想联络岭南,只能派少数人潜入楚国,再南下岭南。

对于秦汉时期的百越岭南,子婴印象最深刻的是赵佗这个寿星公,足足活了一百零三岁,直到汉武帝初期才去世。

要是真能联络上任嚣、赵佗,可命两人抽调部分兵力北上支援。

子婴还记得,在原本历史上,任嚣好像是公元前206年去世,也就是今年,不知任嚣现在是否还在世?

当年南下大军累计有五十万,分散在百越各个郡县,又还需一定兵力镇守岭南,顶多只能抽调十几万人北上。

子婴问道:“丞相可有合适人选?”

尉缭摇摇头,叹息道:“大秦人才凋零,合适之人只有邹离,只能等他回来后再做打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