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 第四百一十五章 烈阳专制花里胡哨

第四百一十五章 烈阳专制花里胡哨(1 / 2)

"晚上九点.

"现在才六点,还早着呢。"张酸奶看了看表,很有经验的样子,"指挥所让我们晚上九点过去,肯定是目标会在晚上九点到达这里,我们是先过去等,还是等会儿再出发?"

"门公湖离这里多远?""直线四百公里。""四百公里.

全速飞的话只要半个小时,慢慢飞也只要一个小时,不算太远。陈舒假装犹豫∶"先过去看看吧。""也行,飞慢点。""嗯。"

两道身影陡然冲上夜空。

说的慢慢飞,和休闲骑一个道理。这人总想着把他拉爆,来显她飞得快,然而陈舒的同风起和双倍灵海带来的灵力质量加成并不惯着她,紧紧咬在她的身后。

"候"

张酸奶咬牙加速。

扭头一看,陈舒依然跟在后头。好!不比了!

张酸奶慢下来时,门公湖也不远了。现在时间∶6∶30。

西孝天黑得早,地面夜幕已降,不过飞上天空后,西方仍然残留着晚霞。稍微降低高度,远方大地上的门公湖便像是一面巨大的镜子,倒映着西方的余烬与云霞。

这个湖比镜海大多了。

镜海一圈一百多公里,而且偏细长,这个湖更圆实,一圈三百多公里,比不少市的管辖面积还要大。隐隐能看见湖中有船艇与军人在值守,不过方体未开,值守力度也不算大。"下去等。""嗯,"两人迅速下降。

悬在空中必须时刻使用灵力,容易被人发现,降落后在地上更便于灵力暗默。

张酸奶叫陈舒打了个洞,两人躲进洞中,收敛灵力,随即她拿出了几袋零食,大方的与陈舒分享,好像在她眼中这只是一场游戏。紧张程度还不如与陈舒决战武体会那会儿。

时间来到8∶59。彭!

两道身影破土而出,朝坐标飞去。

灵眼一扫,窥破黑暗,只见一辆私家车在湖畔公路上行驶。

西孝很乱,加上最近清剿力度很大,到处都在战斗,平常一到晚上,是很少有人敢出来的。

车里的灵力波动没有异样,既不像高阶修行者那样非同寻常,也不像使用了暗默方法后呈现一片漆黑,就像是车里坐的是普通人,或者没有坐人一样。

很高深的隐藏手段。

可是他们瞒得过灵修的灵眼,瞒得过探测设备,却瞒不过秘宗和天人佛道四大体系的窥探。两人飞过去,落在路中间。"吱!

车辆顿时一个急刹,车头晃动几下,停了下来,大灯照出水泥公路坑洼不平的表面。眼睛穿透强光,车上坐的是一男一女。

主驾驶的男子探出头来,一张西孝本地脸,五官在脸中间挤成一团,疑惑又忐忑的看向他们。副驾驶上的女子虽然没有探出头,却也睁大眼睛,不时看一眼身边的男子,不时看向挡在前面的他们,茫然无措。

"怎么了?"

主驾驶的男子出声问道。"两位

"不用了,不用确认他们的身份了,我的灵觉已经感觉到他们身上的危险了。"不知不觉间,张酸奶的手上已出现了一柄精美长剑,"你们也别装了,简单点。"

"嗤!

长剑一挑,剑气如雪如霜,旋转着向亮着车灯的小轿车飞去,斩破夜空,直到淹没在车灯的强光下。在这一瞬,轰然一声。

无数亮着微光的符文从车上冒出,光色各异,刹那间充斥满湖畔边的区域,并且连为一体。"幻阵!

"你左我右,拉开距离!

耳边只响起张酸奶的两声提醒。随即世界陡然一变。

星光消失了,上弦月消失了,天边的余烬也消失了,湖里亮着灯的船艇也消失了,只剩如墨一样的黑。"篷!9

同风起爆发出极强的灵斥力,推动着陈舒往左飞去,刹那间飞出上干米。

这时候拉开距离是很好的选择,否则他们可能会被幻阵利用,彼此攻杀。而且要快,若是慢了,心神就会在幻阵中逐渐受到影响侵蚀,会分不清方向。

陈舒低头一喵一

单兵终端还在,可已经打不开了。

神奇的是。过了一会儿。单兵终端就消失了。再过一会儿。他已经快忘了自己还带着有单兵终端了。只是快忘了。

张酸奶停了下来,面前是一片深山。

寒冬时节,山林枯萎,地上、树权子上都堆着雪,而眼前的山不知高到何处,隐隐传来猿啸狼嚎。有一种力量在不断试着影响她的心神,想让她相信这是真的。

".."

张酸奶不屑的呸了一声,神情凝重。直接封闭感知。不看;1不听;不嗅;不触;一剑斩出!

剑气有如实质,本身是一长条,却在空中超高速旋转,变成了一个雪亮的圆盘,飞向某个方向,直到斩到一处浓厚得散不开的黑雾上,像是剪刀撕开了一层布。喘啦一声。破雾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