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我不是那种富二代 > 0011 所谓上流

0011 所谓上流(1 / 2)

第二天,锻炼完的吴烨,骑着使用权共有的自行车,从小区门口出发去公司上班。

他现在是尊贵的共享单车包月用户,昨天注册的vip,新用户注册送半个月vip。

机会难得。

人啊,贫穷的时候,连出门都要精打细算,最近油价贵,也不合适开汽车!

穷,让人卑微。

再说距离不远,骑自行车也很方便,单位很近的情况,体验感很完美,不管是睡懒觉还是赶时间,都很友好。

一身西装,蹬着共享单车,吴烨在公司门口下车的时候,就看到开着大奔戴着墨镜的顶头上司楚良。

他也刚好看着吴烨。

刚准备胯下车的吴烨,露出一个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楚良回应了一个笑容。

他似乎有两分疑惑。

不过吴烨没有考虑那么多,去买了早餐,想了想,在群里发了消息,问一下大家要不要。

他才发现自己很傻,就不应该问,最后拎着七八个塑料袋上楼,活像个外卖小哥。

楚良已经到了,还把吴烨的工牌拿到了,效率这方面,楚老大一直都很厉害。

很多事情他直接帮吴烨办了。

“老大,你的早餐。”吴烨把其中一个口袋递给他:“豆浆,大肉包子。”

他带了几人的早餐。

“我喜欢大肉包子,很久没有吃了,味道还是一样好。”楚良没客气拿过去就啃。

看包装上那御点房几个字,就知道是哪一家。

楚良他身上,多少有那么一点点草莽气息,吃饭就能看出一二。

吴烨也喜欢吃大肉包子,也是很久没有吃了。

放好其他人的早餐,吴烨开始啃包子,楼下老板娘做的包子,手艺一绝。

吴烨不知道部门这些有钱同事,是不是每天都是吃高档早餐,他觉得包子挺好的。

其实按着吴烨的生活习惯,做早餐的时间绰绰有余,不过男人偶尔和女人一样,总有那么几天不想麻烦。

“报班的多少钱?我转给你!”楚良在旁边的椅子上说道。

吴烨拿起手机,发了几张电子发票给楚良,这是他特意要的发票。

没占便宜。

办事要有办事的样子,也要有办事的方式和方法,这是老吴说的,吴烨领会了第一句。

第二句他还没有悟到。

很多东西,老吴说过,吴烨就记着,什么时候误导了,就是自己的东西,悟不到就先学着。

“好,等一下转你微信。”楚良看了看发票。

吴烨和他接触的那些富二代,有一部分共同特征,那是因为他们属于一个群体,总是会有一些一样的地方。

不同的是,吴烨没有那么浮躁,他比很多同龄人理性沉着。

当然,这是好事情,一个性格不好的员工,只会添更多麻烦。

吴烨知道分寸,进退有距,办事也规矩,情商还不错,作为顶头上司,楚良认为他还是合格的。

“这个不急,您什么时候方便,什么时候弄都行,我这是小事情。”吴烨把塑料袋丢进垃圾桶,擦了擦嘴。

楚良笑了笑,这是小钱,他做事情从来都是抓大放小。

两人聊天的时候,其他的同事陆续也来了,吴烨注意到自己这个部门,和外面的其他人,精神面貌差距很大。

自信,从容,轻松。

应付,急躁,焦虑。

很明显的区别,吴烨不是瞎子,一对比就能看出来。

“感谢小烨。”

“谢谢小烨的大油条。”

“谢谢小烨的热牛奶。”

收获了一波怪怪的感谢以后,吴烨表示不客气,油条牛奶以后都可以继续带。

上班时间到了以后,也没有开什么早会,大家各忙各的,约了客户的,就打卡出去了。

吴烨就跟着学,不过衢雪说刚开始做业务需要打开一个缺口,慢慢手里的买家多了,就不愁卖家。

她们也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现在资源大把,工作就很轻松了。

吴烨寻思着她说的缺口,应该是富人资源,毕竟买得起精品物业的,也不可能是普通人。

打开缺口,吴烨这种菜鸟,大概率有人帮他打开,衢雪显然也就是在点他。

这些出涩会多年的老油条,聊天的时候得认真听着,不然理解不了含义。

吴烨被拉进了部门小群,让他有一种初步融入涩会,变成涩会人的新奇感。

【搞钱小分队】这个就是公司部门小群,里面全是各种涩图。

还算是收敛。

吴烨属实被洗礼了一把,虽然关键的什么都没有,在这个尺度之下,那也是涩图啊。

小刀拉屁股,开眼了。

大哥大姐玩的真溜,吴烨顺手收藏了好多表情包。

看着群主是楚良,吴烨觉得这群员工,在为了把领导送进去而努力。

某一天老大落网,大家都没有一个人是无辜的,除了他。

吴烨没有职场焦虑,等着楚老大捞自己,他怎么安排自己怎么做,先把一套流程熟悉了再说。

吴烨是菜鸟,虽然想赚钱,但是也知道每一行赚钱的方式不一样,不学习可没机会赚钱。

混到下午的时候,楚良带着吴烨出了公司,坐上他的大奔去见客户。

大奔s级,一百多万的车子,吴烨坐在副驾驶,楚良开车。

“做我们这个工作,客户喜欢房子很重要,喜欢你这个人更重要,其实穿名牌,戴名表,喝洋酒,都是为了和客户拉近距离。”楚良一边开车一边和吴烨说话。

吴烨频频点头。

学那些东西,也是为了能接触客户,这一点和普通销售软磨硬泡,有本质区别。

“合适就成交,不合适就算了,客户有需求,我们提供需求解决方案,就是很简单的事情。”

吴烨默默听着。

话虽如此,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不容易,很多时候完全是脑子会了,身体不会。

听谁都会,做就不一定了。

“客户是一点点积累的,有可能那天就找你买套别墅,回头我给你个名片,约对方出来吃个饭,他手里的客户很多。”楚良说道。

吴烨直呼老大牛掰。

和吴烨猜的差不多,他肯定要捞一把自己,果不其然,开始捞他了。

楚老大能处。

“熟悉工作以后,我尽量自己找找客户资源,应该能找到一些。”吴烨回答了一句。

楚良只是点点头。

吴烨赚钱,他也赚,归根结底,出来就是为了赚钱的。

开车到了地方以后,吴烨从副驾驶下车,站在汽车旁边,看了看门头。

【卡萨会所】

大门口就是一道铜门,两边是一排铜色柱子,流水潺潺,秀松修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