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网站首页 > 少年杀熟狼途经 > 少年杀熟狼途经(50)

少年杀熟狼途经(50)(1 / 2)

2022年11月14日50.就是赖上你杨倩在房间里歇斯底里地哭得都快晕过去了,现在的她一穷二白,婚姻遭遇了背叛,未来一片黑暗,哭到喉咙沙哑,眼泪已干之后,杨倩痛定思痛,她进浴室打开热水,任由花洒把水淋在自己身体上,水珠拍打着身体把疲惫一扫而空,晶莹剔透的水珠从光滑的皮肤上滑落,杨倩闭上眼睛任由水喷洒在自己脸上,感觉下体的jing液慢慢地伴随水珠滑到地上流向排泄口,杨倩伸手进密穴处轻轻擦拭,用花洒对着密穴把残留在体内的jing液冲洗出来,她回味着刚刚床上的疯狂,那种刺激那种狂野般的释放是杨倩作为人妻九年从未体会过的,发自内心的愉悦是多么舒畅,自己完全没有觉得自己受到胁迫痛苦感觉,反而感觉感官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站着镜子前看着被热水淋得通红的脸庞,杨倩拿下一条毛巾把乌黑的头发擦拭干,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默默地思考着,最后她眼神坚定地对着镜子道,是时候作出决定了。

擦干身体后把散落一地的衣服穿好,才发现裤子钮扣掉了,衬衫除了自己解掉的两颗钮扣其它的都掉了,这小子太粗爆了,她只好打电话叫客服送来针线,缝好了才施施然然地走出酒店,但走路时下体隐隐作痛让她感觉自己步伐走得都变形了,她感觉酒店的服务生看着自己的眼神都非常怪异的。

浩宇刚刚回到楼下正好撞见买菜回来的黄鹃,伯母,事情都办妥了,芸汐晚上去上晚自习了吧!办完就好了,小宇你这么急匆匆地应该还没吃晚饭吧!芸汐说她吃完饭再去学校,要不伯母淘多点米煮你的饭,你一会过来一起吃饭吧!呵呵,伯母我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啊!一想到伯母的手艺我的口水直流三尺。

伯母晚上弄点什么好吃的呀!来来,我帮你提。

小宇你这小滑头,好好好,你提,你提吧!菜不多但饭管饱。

好哩伯母,两人一路打俏回到家门口,浩宇把菜递给黄鹃,伯母我先回去洗个澡,一会就过去找你们。

好的,黄鹃摇摇头低叹,小宇现在只有一个人生活,又是长身体的时候,连好饭好菜都没一餐,得想办法解决才行。

黄鹃回家里洗菜切肉备料,芸汐跑过来问妈妈道需要打下手不,小汐妈妈问你一件事你看怎么样。

妈妈你说吧!什么事呢!你看现在浩宇哥哥孤家寡人的,要不你就别住宿了,我到时候让浩宇也过咱家一起吃个饭,这样人多点也热闹。

可以啊!浩宇哥哥他愿意来吃饭我欢迎还来不及呢?他一会过来吃饭我们问一下他吧!好啊!我先换衣服,今晚要去上学了,说完芸汐屁癫屁癫地跑进了房间梳整了。

经过黄鹃一阵忙活厨房慢慢传出了一阵阵香味了,黄鹃在厨房里喊道小汐你过去哥哥家看看他洗完澡了没,饭菜差不多弄好了,可以让他准备来吃饭了。

哎,好的妈妈,芸汐过去敲起浩宇的家门,不一会门打开了,浩宇正在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开门一看是芸汐,经过精心打扮的芸汐一股小清新的样子在浩宇面前让他眼前为之一亮。

哟,这是谁家的姑娘啊!这么清秀明媚的。

你家的芸汐害羞地低声道。

妈妈说菜做好了,可以过来吃饭啦!难怪我的肚子老在打鼓了呢!原来是馋虫在起义造反了,我穿好衣服马上过来。

芸汐这才看到浩宇只穿一条平角内裤,她啊地一声捂着眼睛跑回了家。

浩宇奇怪道,自己那没被她看过了,她现在倒玩起少女心了。

她说到底也就是十七岁而已哦!正是豆蔻年华呢?自己这么早对她下手了真的好吗?自己对芸汐的感觉更多是一种从小到大呵护着妹妹的一种方式,也许少女情窦初开早已芳心暗许他年少不懂事根不不知道。

浩宇换好衣服过到芸汐家,看到伯母正在端菜摆件,他眼睛不由地有点湿润了,家的感觉不就是有个温柔善良的妈妈把饭菜做好等孩子回来一家其乐融融地欢声笑语吃着饭聊着每天所发生的趣事吐出烦恼吗?小宇别发呆,过来呀!再等一会饭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嗯,看着这美味佳肴我都动不了身子了伯母。

妈妈你有没有发觉浩宇哥哥现在成了马屁精了。

小姑娘家家的别胡说八道黄鹃微嗔道。

呵呵,浩宇摸摸后脑勺。

妈妈你现好偏心了。

小宇你看要不这样吧!你现在一个人在家也没有照顾你,你要不以后放学就和小汐一起回来,我煮你们的饭,学校的饭菜营养跟不上,你们都是长身体呢?那不得给伯母你添麻烦了吗?也不麻烦,多一双筷子的事,你要是觉得行我明天就开始煮你的饭了。

浩宇两眼放光伯母这就太好了,能天天吃上伯母亲手烹饪的食物那真是人生最好的享受,谢谢伯母啦。

妈妈,我看哥哥那表情就是想赖上你了,那我得去学校办理外宿才行了.芸汐心理想着回家陪陪妈妈也是挺好的,不一会她就放下筷子道我吃饱了,妈妈浩宇哥哥你们慢慢吃。

这闺女老是吃那么少,多吃点肥不了的。

妈妈你想让我胖成小猪吗?芸汐边说边跑回房间收拾东西,要是胖了以后嫁不出去你就

得养我一辈子哦!哎呀!现在的小女孩真是的,饭菜不多吃零食停不下来。

小宇别管她,你慢慢吃。

嗯,,嗯,伯母你这回锅肉是怎么做的,太香了,真下饭,我感觉我能把电饭锅一锅端了,哇,这豆角焖得又软又入味,这妥妥就是大厨的手艺啊!看这碟菜芯,油绿油绿的,入口爽脆清甜,百吃不厌啊!小宇我有时候真的怀疑你在学校是学拍马屁大全吧!伯母,我们九年义务教育主要任务是教育我们要做一个诚实的孩子,所以我绝对是个诚实的孩子。

再来一碗饭伯母,哇,太香了。

黄鹃看着眼前让人又爱又恨的少年,实在很感慨,这么优秀的孩子为什么会走一条这样的路,实在让人疼心,但每次自己都拒绝不了她,难道自己内心就如人家所说的闷骚型,内心渴望着的只是不表于脸。

黄鹃就这样双手托着下腭呆呆出神地看着浩宇在大快朵颐。

最^^新^^地^^址:^^浩宇看到在发愣的黄鹃用手在她眼前一晃道,伯母怎么了,想什么这么入迷呢?黄鹃一醒神道,想点事情一下分神了,我也吃饱了,你慢点吃,我收拾一下东西。

说完她进厨房里收拾收拾东西。

芸汐出来看着浩宇没吃完她笑道哥哥你慢慢吃,汐汐去学校了,明天要月考,你一定要去哦!这样啊!那我今晚也去学校了,等我一下不,我开车一起捎你。

说完他狼吞虎咽般把桌子上的饭菜一扫而光,汐汐你等我一下,我去拿书包,伯母谢谢你的招待,我和芸汐去学校了,拜拜。

哎,你们路上慢点开,注意安全。

放心吧妈妈。

走了拜拜。

一路慢悠悠地骑着电动车前往学校,芸汐在后面抱着浩宇壮实的腰部,闻着少年青春荡漾的气息分外陶醉,愿这一路一直骑下去,爱一个人的感觉就是想拥有他的一切。

芸汐柔软的身体紧紧地贴在浩宇背,温热一阵阵传过来,让浩宇心痒难耐,小汐我们要加油,咱们要一起考同一个学校,以后还在一起好吗?嗯,浩宇哥我们一起努力加油。

不知不觉就到了学校,支好了车芸汐挥挥手告别,浩宇看向大榕树,果不其然陈良还是坐在老地方,拿本书看得津津有味。

浩宇偷偷地走到他背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哥们想我了吗?陈良一转头看到浩宇来了心里别提多高兴,哥们你来啦!节衰兄弟,你不在这几天我都快寂寞死了。

你天天都能看到梁老师你还寂寞啊!光看有什么用,摸不着触不到,想一睹春光都没机会,大哥上次提议的事计划成怎么样了?我模拟了两个方案,要不到时商议一下你觉得那个方案合心意我们从长计议。